台南市合氣道協會

如何做一個好的指導者

作者:山田嘉光 師範八段
觀看原文: http://www.aikidoonline.com/Archives/2002/may/feat_0502_yamada.html


  關於這個問題,我想跟大家討論做為一位好的指導者應該具備著怎麼樣的適當心態。不用多說,以下我的觀點完全來自於我多年來作為一位合氣道指導者的經驗。我也看過我自己的一些學生成為合氣道指導者,透過他們以及我自己作為一位合氣道師範的經驗,跟大家報告我自己的發現與心得。

  若要在合氣道的教學上有更適切的表現,有很多更重要的部份是比指導者本身技術還要重要的。我發現並不昰最具天賦的合氣道練習者可以把他所知的一切傳授給他的學生,這就譬如最棒的球員不一定會是最好的教練一般,這告訴我們在教學上有比本身技術更重要的東西存在。

  一個老師需要受到學生的敬重;談到尊敬,我常聽到很多老師跟我抱怨他們的學生沒給他適當的尊敬。我的看法是,尊敬不是當老師應享有的特權,或是老師可以強迫加注在任何人身上,老師必須贏得學生的敬重,靠的是身為老師所具有本身的經驗、對於自己技術的自信與對其他人的尊重。

  為了成為一位好指導者,你必須讓你的學生瞭解到你這些年花在你所從事的事物上所得到的經驗與你目前表現對於自身的信心是有絕對的關係。以我為例,很不幸的,我太早成為一位合氣道指導者,早年為了推展合氣道,合氣道總部指派我到做為合氣道海外的推廣者,當時他們沒有太多其他的選擇,雖然我懷著一顆真誠的到世界推廣合氣道,但是當年的我實在是太年輕、太幼稚,缺乏與人溝通的人際關係處理技巧。雖然當時我的年輕,身體狀況處於頂峰,但是缺乏成為一位領導者應具備的因素,例如社會經驗、怎樣與人們相處或者怎樣表現個人特質等,那些都是需要花長時間學習的特質。

  當我在教學的時候我總是想到,我的學生都是來自社會上各種不同的領域,並熟悉各自專業領域的人才,相較之下,我卻不如他們這般專業,當時我只是一位年輕的合氣道指導者。一直要到我快50歲,我才比較不會這麼在意身為一位老師卻不像自己學生這般專業有成就這件事。如同我之前說的,除了時間和經驗,自信也是成為一位好的指導者決定性的因素之一。

  我常常遇到一些指導者限制自己的學生並且不允許學生參加其他老師所舉辦的講習會,這些指導者甚至可能會向他的學生說待在我這裡已經足夠,不需要到別的地方受別人不好的影響等等……;對我來說,這是指導者缺乏信任的表現。讓自己的學生增廣見識並讓他們自由地判斷好與壞,是成為一位好的指導者與領導者應有的自信與態度。

  我清楚的記得有一次大型的合氣道講習會,是由另一位合氣道師範主持,有一群來自某道場的練習者,練習時不和其他道館的人一起練習,只和自己同道館的人練習;因為他們的老師帶他的學生來講習只是單純地吸收講習經驗而已,禁止自己的學生和別人交流,怕他們瞭解或學習其他人的東西後,污染的自己本身所謂正統的合氣道。

  此外,他們不管台上師範示範什麼動作,他們只自己練習自己習慣的技法;這其實很可悲,對學生來說,練習別人不同的技術風格,增長自己的練習經驗,對自己的技術會有很大的助益,然而當老師的因為對自己的學生沒有信心,不相信自己的學生可以經由別人的技術經驗來增進自己,讓學生自己變得更強,仍禁止與他人接觸,這種故步自封的行為到最後,根本是自己放棄自己成長的可能性罷了。

  其實,好的指導者不需要向自己的學生證明自己的能力,也不需要特別向他們展示自己武藝高強;好與壞,自己的學生早就知道了;也不需要因為學生對自己尊不尊敬就對他們有所隱瞞或藏私,做為指導者需要瞭解到,十個人會有十種不同的背景和生理狀態,一個良師在和自己學生相處時應該對學生表現出關心,寬宏和耐心才行。

  最後一點建議,不要讓你的學生你的學生成為你的「應聲蟲」,如果你周圍的人只會頌揚你,你只是讓自己處於自己優於其他人的幻覺而已。你必須了解到當你離開道場之後,你便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然而,一但站上道場指導者的位置上,你還是得有指導者的風範。當我在道場上課時,我覺得有時候我就像交響樂團的指揮一樣,我每一個學生就像樂團裡的團員,每一個人都演奏著各自不同的樂器,而我的責任指示創造彼此間的協調性而已;或是一個大餐廳的主廚,而我的學生,就是餐廳的顧客,我的工作就是把每天的食譜做出不同且美味的變化,讓顧客不會感到厭倦或厭煩,而可以一直從我這裡感受到合氣道的新奇與美好。

  做為一位合氣道師範,我總是在想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指導者。這是個長時間且逐步的過程,在這過程中讓我展現了人性的那一面,也讓我學習到如何才能做為一個更好的「人」,畢竟,當一位好的指導者教出更好的指導者的時候,這才能算是一位成功的指導者。教學是相長的,順著這個模式走,你的學生將會一直跟隨著你的腳步。對我來說,這就是最大的尊敬了。